我回到家了,因為在家很閒,所以這兩天就寫了這個東西...

雪色祈願》-關於少年陰陽師的聖誕節賀文
祝各位Merry Christmas!

───○祈願●───

  冰冷的氣息刺激著臉頰。

  從入冬以後,冷清的大街上可以看出,許多人畏懼冬天的冰寒,減少了出門的次
數,而在這種天氣裡,依然還是有些人,得盡職的守著他們的工作,辛苦奔波。好比
這位正要把文件送到書庫的───晴明的孫子。

  『不要叫我孫子!』

  『昌浩,怎麼了,你在跟誰講話?』
  
  昌浩突然的仰頭對天空吶喊,讓小怪感到一陣錯鄂。只能說,有時候昌浩的第六
感比女人還強。(汗...|||)

  『總覺得剛剛好像有什麼聲音...』

  昌浩晃頭晃腦的四處張望,想當然爾的什麼也看不到。確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後
,趕緊繼續未完成的工作,抱著那堆麻煩還要分類的文件向書庫走去,一定要在傍晚
前提早把工作完成,今晚可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興奮的微笑從昌浩嘴角浮上,小怪很清楚,這孩子一有什麼事就會清楚的表現在
臉上,一眼就能讓人看透了他現在在想什麼,而昌浩這種心情跟精神異常好的狀態已
經快讓他受不了了───「你好歹掩飾一下吧」。明明在工作,心卻不知道飄到了哪
裡,這種時候的確需要有個人來拉他一把,把他拉回現實。

  『你確定是今晚嗎?』
  
  小怪對昌浩投出質疑的態度,每次在行動前,如果不再三確認的話,恐怕又會出
什麼亂子。

  『一定沒錯,因為兄長的占卜可是很準的。』

  『真是丟臉啊,占卜這種事可是作為陰陽師的基本,如果每次都要依靠別人來幫
你,那你說什麼要成為大陰陽師的話,實在太丟人了。』

  『不准學爺爺的口氣!兄長只是剛好察覺到,然後很好心的告訴我而已。』

  『我懂,我懂,即使是這種藉口,想要和彰子幽會的心情,還是不變的。』

  『小怪───!』
  
  手裡抱著的重要卷軸,只差著那最後的一點理智,就要飛出去了。好在小怪以最
快的速度,邊賊笑著逃出昌浩的視線。
  
-----
(回憶模式)
  
  『弟弟,來一下吧。』成親笑著向昌浩招手。

  昌浩走過去後,成親對他指了指桌上那張畫滿了圖案、還有文字的紙。
  
  『啊‧‧這是‧‧‧』仔細端詳過後,昌浩發出了驚嘆,一邊疑惑的看著兄長,
好奇為什麼兄長要特地告訴他這種事。

  『會在貴船開始吧,聽說今年夏天你還特地帶著彰子去那賞螢,真是風雅呢。』

  『謝謝兄長!』昌浩的眼前瞬間一亮。
 
  「啊‧‧‧看到弟弟的這個笑容,果然是作為兄長最幸福的事啊。」───成親
在心裡這麼想著,目送激動的昌浩離開───「哥哥會為你加油的!」
  
  小怪在一旁目睹成親傻笑成癡的表情變化,似乎還看到小花盛開在他身邊的錯覺
...以前認識的成親,是個開朗的少年啊‧‧‧現在竟變成戀弟狂了。

-----

  越接近傍晚,寒意變得更深了。昌浩呼著白霧走回家裡,身邊的小怪死也不願當
昌浩的圍巾。前幾天就是因為圍在昌浩脖子上,結果冷風一吹來,昌浩打了個哆嗦,
自然反應夾緊了脖子上的小怪,害小怪痛到差點骨折。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昌浩。』才一開門,就是彰子甜美的聲音迎接著他。

  『彰‧‧彰子?』

  『嘻‧‧‧是太陰告訴我,你快要回來了,所以我在門口等著你。今天我試著學
做湯圓喔,是露樹大人教我的,因為今天天氣特別冷呢,所以希望能做點熱的東西。』

  『謝謝你,彰子‧‧‧』

  感動的昌浩已經無法言語,每一次彰子幫他做些什麼的時候,昌浩的腦袋就會變
成一片空白,對於這種事,昌浩還只是個純情害羞的少年而已。

  「今天一點也不冷嘛‧‧‧」小怪望向別處的自言自語。

  自從彰子來到安倍宅後,差不多也滿一年時間了。想到去年的這個時候,要入宮
的彰子,受到了窮奇的詛咒,昌浩得在彰子入宮的前夕,去退治窮奇這個異域妖怪。
即使退治完成後,昌浩就再也沒有和彰子見面的機會,昌浩還是拒絕了窮奇的誘惑,
將之打倒。

  但是結果出人意料,是彰子的異母姐妹───章子,代替入宮了。擁有強大靈力
的彰子要是因此入宮,可能會招來鬼怪影響到天皇,這個是晴明給小怪的理由。其實
晴明真正認為,是昌浩的誠心改變了彰子的命運───所以彰子才能來到安倍家呢。

  『好香啊,是紅豆湯圓嗎?』

  成親聞香而來到了廚房,因為廚房裡燒著柴火的關係,比其它地方都來得溫暖,
昌浩也直接在這裡吃起了熱呼呼的湯圓,彰子笑著也幫成親盛了一碗。

  『請。』

  『呼呼──謝啦,話說這個時間也差不多了吧。』成親接過湯圓,提醒著昌浩。

  『唔───!』被提醒的話嚇到,可是咬著湯圓的昌浩發不出聲音,慌忙的對成
親點了頭,趕緊的把剩下的湯圓吃完,把碗筷收好,對著成親說了聲謝謝。

  『兄長,那我們走了。』彰子也跟著昌浩行禮,向成親道別。為了事前的準備,
昌浩帶彰子去拿了些保暖的衣物,便到了家門外召喚車之輔。

-----

  小怪跳上車之輔以後,瞇起了眼睛‧‧‧

  『想當電燈泡的話,可是會被雷霹的喔。』

  只見太陰抓了玄武偷偷的躲在車裡,想要隱藏神氣藏起來,而玄武又一邊碎碎念
『怎麼又是我‧‧‧』露出了無奈的表情。

  『我不管,人家也想去嘛。』被抓包的太陰躲在玄武的身後,害怕的看著小怪
(騰蛇),但是又不服輸的繼續說
『那你自己也不是個大燈泡?』

  『我呢,會很識相的在一旁,讓他們兩個感覺不到我的存在的。』小怪驕傲的說
著。

  昌浩跟彰子笑著看他們吵嘴,然後對玄武跟太陰說『一起去也沒關係。』

  『果然昌浩還是太嫩了啊,這種事是講求氣氛的。』

  『一起去氣氛也比較熱鬧啊,小怪你在想什麼?』
  
  『唉呀,真是令人傷心啊,晴明的孫子竟然是一個這麼遲鈍的人。』

  『不要叫我孫子!』

  彰子已經笑到合不攏嘴了,太陰高興的拉住彰子的手上車,還好車之輔很大,坐
這麼多人也沒有問題呢。
  
  昌浩接著在彰子後面也爬上去,車之輔君───向貴船出發!

  只要是主人的命令,一定全力照辦的。車之輔全力衝刺!

  
  『差點忘記了。彰子,手借我一下。』昌浩突然的打起了手印,喃喃的唸了不知
道是什麼的咒語,接著握住彰子的手,在她的掌心上畫了個符咒,讓她握在手心裡。

  『這是可以防止寒氣入侵的咒語喔。』昌浩對彰子解釋著『今天會特別冷,要
是感冒就不好了,這樣應該就會暖和多了。』

  『嗯。』昌浩握她的手熱熱的,真的很溫暖,彰子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

  『爺爺,我送來了。』成親端著紅豆湯圓,來到了晴明的房間。

  『呦,這就是彰子做的嗎?看起來真不錯呢。』晴明翻書動作為成親停下,看著
湯圓讚嘆,愉快的將碗接過來。

  『我已經試毒過了,味道滿分,口味也滿分,包含在其中的心意也甜滋滋的滿分
。弟媳真是不錯呢,一點都不像其它千金嬌生慣養的模樣,而且還是左大臣家的女兒
。』

  明明連婚事都還沒扯上,成親總是喜歡稱呼彰子為弟媳,讓昌浩陷入尷尬害羞的
場面。因為看昌浩總是跟彰子那麼要好,如果是在外人看來,根本就像一對夫妻,所
有人都不會懷疑的認同,成親也就很理所當然的這麼說了。當然晴明也不會在意這種
事。

  『也是因為她這樣的特別,咱可愛的昌浩才會被他迷得神魂顛倒吶。』晴明用扇
子遮住那鬼詰的笑容,即使昌浩不在也很調侃的語調說著。而成親笑著拼命點頭。
 
  『可惜父親今天有事不能早點回來,嘗不到未來媳婦初次手工製作的美味湯圓啊
。』
成親的感嘆聲聽起來特別哀傷,好像父親錯過人生一場很重要的好戲一樣。

  『呵呵呵‧‧‧』晴明吃吃笑著,開始嘗起彰子“為昌浩做的紅豆湯圓”,是說
這鍋湯圓也才讓昌浩吃了一碗而已,剩下的份已經被昌浩的家人,無情瓜分見鍋底了
呢。

  『對了,爺爺的神將太陰和玄武,好像也跟去了耶?』

  『嗯───是嗎?』

  『對啊,弟弟太不會把握機會了,都給他製造氣氛的時間和場合,竟然還傻傻的
讓人把他美好的機會給破壞。唉───「昌浩就是太善良了。」』

  『呵呵──那孩子到現在都還保持著純情呢。都這個年紀了,看到心愛的人還會
臉紅,青春真是美好啊───』

  接連著感慨完畢,祖孫兩人在房間裡開始大笑,就連隱藏在晴明附近偷聽的幾位
神將,聽到後也噗一聲的忍不住笑意。

-----

  “唧───”的一聲,車之輔在貴船山的一處曠野進行了緊急煞車,車裡的五人
相繼的撞在一起發出慘叫,連看起來沉默的玄武都忍不住悶哼一聲。

  『彰‧‧彰子,我們到了喔。』所有人在車裡都翻倒成慘狀,但是昌浩不忘要護
住她,所以現在彰子整個人都壓在昌浩身上,讓昌浩有點喘不過氣。

  體積小的小怪,調整姿勢從車裡跳出。玄武扶起眼睛打轉的太陰飛下車,昌浩虛
弱的爬出車外後,接住也要下車的彰子。
  車之輔自責的低下車轅,彷彿在說「對不起,我錯了,主人。」
  
  『車之輔,不要難過啊───』昌浩驚慌的安慰著車之輔。

  『對啊,車之輔,我們都沒事了,謝謝你載我們到這裡。』彰子跟著昌浩一起撫
摸著車之輔的車輪,讓車之輔感激的淚水咕嚕咕嚕的像瀑布一樣流了下來。

  這種景像不知道看過幾遍了,小怪有一種無言感。

  明明聽不懂車之輔的語言,無法和車之輔溝通,可是昌浩還是會努力的猜測車之
輔心裡在想什麼。就因為車之輔是這麼個膽小的妖怪啊‧‧‧如果沒有人可以聽他訴
苦,那麼車之輔就太可憐了。
  
  昌浩的體貼和車之輔的善良,搭在一起實在是絕妙的組合。


  『哈啾───!』

  『怎麼了,小怪,是不是感冒了?』小怪的噴嚏,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昌浩反
射性的關心起小怪。

  『怎麼可能。』小怪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抬起了頭,故意不看任何人走
掉。
  
  開什麼玩笑,神將怎麼可能感冒?

  是不是剛才說錯什麼話了‧‧‧還是誰,在說我壞話?

  小怪眼神開始疑神疑鬼起來,斜眼瞄到了太陰的方向‧‧‧

-----

  『那麼,也差不多該到這時候了啊‧‧‧』

  晴明拿出了一封折好的信箋,夾了一張咒符,比了一個手勢後,低聲唸出咒語‧
‧‧

  『拿來了。』

  成親搬來了一個火盆,上面放了剛點燃好的木炭。晴明將手中的信箋扔進了火盆
裡。

  『喝───』

  隨著晴明的一股氣勢,信箋瞬間被紅色的火燄包圍,縮成了一個小光點。

  『不要告訴昌浩喔。』晴明看著成親,微笑著說。

  『嗯。』成親看著那微小的光點,已漸漸的開始飄浮起來。

  像螢火蟲一樣,一明一滅的小小光芒開始飄浮。似乎是晴明給予他生命一樣的,
緩緩努力的向上爬升,漸漸的飄出窗外,慢慢的高過屋頂,遠離著地面,用極緩慢的
速度向夜空飛去。

  因為今天雲量的關係,月亮被空中的雲給覆蓋住了,所以夜空是一種很深沉的黑
暗,而那微小的光芒顯得特別明顯。越飛越高,好像要成為星星一樣,朝向頂端前進
,帶著一個很重要,非得送達不可的訊息。

  終於,小小光芒鑽進了雲裡,夜空再度恢復灰暗。

  【祈求‧‧‧能傳達進天庭裡嗎‧‧‧?】

-----

  最先察覺到的,是車之輔。
  
  車之輔高興的擺動車身,眼睛看著天空的方向,其它人也跟著注意到了。

  小小的白色光芒,掉落在車之輔的鼻尖,車之輔大大的臉,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是初雪呢。』彰子的聲音顯得驚喜。

  一有了起頭,就停不下來似的,越來越多純白的結晶從天空上降下。

  美麗的、沉靜的景象,讓所有人都驚嘆的說不出話來。

  自然而然,從心底浮上的是喜悅。

  「沒錯,就是那個表情!」昌浩雀躍的理由不是初雪給他的感動,而是彰子不知
道的‧‧‧可能連昌浩自己都不曉得,自己注視的是彰子那喜悅的笑容。

  為了那笑容而笑。

* * * * *

  太陰拉著玄武離開已經一段時間了,從雪積到地上已經有一定的厚度可以看出,
時間真的過了很久。不知道太陰到底在想什麼,昌浩也只能跟彰子還有小怪,坐在車
之輔上等著他們回來。車之輔閉上眼休息著,而小怪在車內誇張的打呼睡死了。  

  『對不起,等那麼久一定很無聊吧?』昌浩凝視著地上積雪。

  『不會的,因為雪很漂亮,不會看膩呢。』

  彰子這樣說的話,是說給昌浩放心的,讓昌浩有點不好意思。總該做點什麼,昌
浩看著這片白雪想著,突然像接收到了什麼訊號『嘿──』的一聲跳下了車之輔,
在彰子可以清楚看到的地方,握起細細綿綿的積雪。

  昌浩將積起來的白雪,堆成了一個小雪人。

  『好可愛。』她看著昌浩的動作。

  『可以許願呢,這是今年的第一場初雪,是最純淨的雪了。』
  
  一邊說著,昌浩將這可愛的小雪人放到了彰子手上。

  『只要是最純潔、純粹的願望,都可以藉由雪來傳達。不需要經過任何儀式、也
不用唸任何咒語,只要把願望直接告知雪就可以了。初雪是由雪的使者帶下來的,雪
的使者會將祈願傳遞到神那,然後這最純潔的願望就會實現。』

  聽到了昌浩說的話,彰子盯著小雪人一會兒,也想到什麼似的,把手上的小雪人
平穩的放在車之輔上,自己也從車之輔上下來,拿起地上的白雪握成了一個小團子。

  『給。』經過小小修飾後,彰子把手中的東西交到了昌浩手中,昌浩雙手張開小
心的接住。

  『哇,是雪兔!』白雪團成了可愛小兔子的模樣。昌浩把彰子做的小雪兔,一起
放在自己做的小雪人旁。
  
  車之輔還在睡覺並沒有發現,自己身上被堆了小小的,兩個雪的使者。

 

  【最純潔、最純粹的願望,雪的使者會送到神的那邊喔───】

  【如果能一直這樣,就好了‧‧‧】  

 

  『因為下雪的關係,地面會變得很滑,要小‧‧哇啊───!』

  『昌浩!』
  
  才剛這麼說的昌浩,立刻就踩滑了腳,跌個四腳朝天。讓彰子驚叫出聲。

  『啊哈‧‧啊哈哈哈‧‧‧所以一定要小心啊。』昌浩狼狽的說著,握住彰子伸
出的手站了起來。

  『昌浩,雪在動!』彰子指向剛剛昌浩跌倒時,壓到的那塊雪地。出現了一個白
色的條狀物不斷的揮動著!

  昌浩立刻擋在彰子面前,仔細觀察那揮動的白色條狀物到底是什麼?
  長長的、白白的、好像動物的毛皮‧‧‧動物的毛皮!?

  昌浩伸手抓住了那個條狀物,然後用力的像拔蘿蔔一樣施力抽起。

  小怪以倒吊的形式被昌浩從雪裡拔出來了。

  『哎!?小怪,你什麼時候醒來出現在這裡的?』

  『我一直都在你們身邊啊。』倒吊小怪的臉上浮出了青筋,太過份了!!為什麼
被某人坐在屁股下壓進雪堆裡,還要被無視啊?

  『可是一直都沒有注意到嘛。』

  『我也是。』彰子輕柔的聲音跟著附和,好奇著自己為什麼沒有察覺的看向了昌
浩。

  昌浩也一樣的。
  
  對視了三秒,兩人同時很有默契的笑出來。

  『哈哈,雪變成白色的小怪的保護色了呢,難怪沒注意到。』

  『‧‧‧‧‧‧』

  那跟我原本的形態,可是格格不入啊‧‧‧而且,你們根本是進入兩人世界了嘛
!!
  小怪( = 紅蓮 )在心裡如此想著。


───○END●───

 

創作者介紹

冬涼夏暖的米色貓窩

栩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