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狀況
乙女遊戲一直線,少女小花滿開中~*
★進行:跌進了刀劍亂舞坑......

《朝色寶石》第一章-幻界失衡的證據

本篇終於貼出來哩,原本的人設御門"雅" ,改名成御門
"綾"
因為想讓日文發音跟小彩妹妹的名字一樣呢
(羞)
而前面稱呼小亘的部份,由於朋友的建議,就直接打成亘取代
(原因是小亘長大了,再小來小去不太合適>w< 直接叫亘比較成熟呢?)

寫著寫著就變成美鶴x亘向了,怎麼會這樣呢(笑)

-----

沒錯,那不只是夢!
亘望著自己手上握著的鏡子,是真實之鏡。

作夢夢見的東西,竟然出現在他手上,讓他在起床的瞬間完全清醒,
否則若是以他平常昏睡的茫然狀態醒來,夢的內容也大概被忘了精光。

不過現在,無論是夢裡出現的那個純白色天使黎絲,還是那個自稱惡魔的少女巴爾莉
,她們所說的話卻讓想忘都忘不掉,他死盯著鏡子,沉思煩惱著。

『……握有恢復幻界秩序的鑰匙……』
(幻界真的失衡了嗎?)

過了那麼長一段時間,似乎已屆滿四年,幻界這名詞幾乎要被他淡忘,
現在又重新浮上他的腦海。

『幻界是由現世人們的心理反映出來的世界。』

沒錯,那是一位擁有豐富智慧的讀星者,告訴過他的話。
幻界跟現世的關係就是如此,但是唯有想請命運女神實現願望的人,
才會成為旅人到幻界進行考驗。而亘已經對女神許下心願,回來現世了,
他既沒從幻界帶走任何東西,願望也是用在幫助幻界人們的身上。
他的旅程結束後,應該不會再和幻界有任何關係。

『你會在鏡裡看見你所需要的真實。』
(天使消失前留下的話……)

但是“真實之鏡”這樣跟幻界有密切關係的物品,又再度出現在他眼前,
天使說過“真實”,在這面鏡子中看得到……

飄流在一片虛無的黑暗裡,孤獨、寂寞、淚水揪緊著他的情緒。鏡裡只有顯示這些,
那個有美鶴呼喊他名字,然後充滿著悲傷的空間,是代表哪種“真實”呢?

『如果你不想失去珍貴的事物,又想同時保護你無力保護的世界……』 
(悲傷的理由?)

那個女子稱呼自己是惡魔,所以是惡魔的預言吧。
一般認知上,惡魔是邪惡的、負面的存在,跟惡魔交易就等於出賣自己的靈魂,
他所看過的漫畫、遊戲也都一致將惡魔設定為黑暗、卑鄙、趁人心弱點而入的角色,
不過這位“惡魔”的要求,令人覺得奇怪,他在她身上也感受不到任何“惡魔”的氣
質,頂多比較像冷冰冰沒有情緒的幽靈,但卻無害的感覺。

但是他也不能掉以輕心,以前也有個曾經利用甜美的聲音幫助自己,
最後卻想帶他走向錯誤道路的例子。如果巴爾莉小姐是這樣的人,
那他當然不會答應惡魔的任何交易,他會隨時保持自己分辨對錯的判斷力,
然後這次也一樣用自己的雙手,去突破眼前的困境!

就是這種氣勢。

小亘下定決心後,消除了臉上的苦惱露出自信的微笑。
那麼接下來要做什麼事呢?一邊想著,一邊將眼睛撇向了時鐘。

「唔哇哇哇──要遲到了!」

雖然問題並沒有那麼嚴重,但是猛然想起自己還要上學的事實,
小亘發出了驚悚式的慘叫聲。


※   ※   ※


臨走前也將鏡子給帶上了。

下意識的想把真實之鏡帶在身邊。有種做了怪夢之後,緊接著就會發生怪事的預感。
電視、電影不都是這樣演的嗎?有時候現實還比劇本內的世界還要殘酷多了。

經歷過幻界的旅程之後,亘對於世界上會發生的不可思議之事已經有了免疫力,
什麼合不合乎常理,那都是人類自己說出來騙自己的,如果什麼事都要經過求證才能
相信的話,那麼曾經去過幻界的他、還有美鶴,只會被當作夢作太多的小鬼被譏笑著。

既然如此,只要留給相信的人相信就好了,他與美鶴有著共同的秘密與默契。

幻界似乎可以改變現世人們的記憶、時間、以及操控著人們的命運,
而幻界又是現世的人們所創造出來的世界,二者有緊密的關聯性。
為求不要在現世裡留下太多不合理性,現世巧妙的隱藏了幻界的存在,
他以前也有這樣的經驗,誤入了幻界的大門,但是在幻界的記憶過了一天之後就被淡
忘,恢復了他平常的生活,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

現在也是,他和美鶴都一起順利的升上中學了,過著與一般人無異的生活,
幻界經過的種種,也只有在和美鶴兩人獨處時,會被偶爾的拿來講,
就像在述說童年回憶那般自然,只是他們生命裡的一部份時光而已。

『最重要的是把握當前。』

小亘的原則。

教室門被打開,班導走了進來,領著一位穿著制服的女生。

「亘,是轉學生耶,而且好可愛!」

座位後的阿克興奮的推著他,令他回神了過來。

「唔……?」

轉學生?都已經接近學期末才轉學進來,未免太不合常理了吧?

全班開始在底下噪動,來的是位綁著雙麻花,但是長得清秀又可愛的女生。
男生嘛,多少都會有點心動,而女生們呢,應該是想打量這位女孩的個性,
看看能不能跟她做朋友。女孩面對著大家,靦腆的笑著,看起來有點害羞。
導師在黑板上寫下了轉學生的名字──御門綾。

「這位是今天轉入我們班,要和大家一起學習的御門同學,各位要好好和她相處喔。
 御門同學,妳就做個自我介紹吧。」

「大家好,我是御門綾……」


咦?從剛剛老師在介紹時,那女孩的焦點就好像一直沒變過……
是個很可愛的女生沒錯,但是她在看著誰呢?

循著御門同學的視線看去,亘發現了前方座位的美鶴。

「……請各位多多指教。」

可惡,這段自我介紹就好像在對美鶴說一樣,她為什麼要一直盯著美鶴看啦!
他們倆個是不是在對視?這是什麼微妙的氣氛?從這角度看不見美鶴的表情,
不過那女生始終保持著甜美的微笑。雖然美鶴真的是很帥很受女生歡迎沒錯,
可是是這麼可愛的女生耶,她是不是對美鶴有意思?

亘在心裡響起了強烈的警報,也完全沒有注意聽御門剛剛的自我介紹,
幾乎是反射的反應,只要有女孩子對美鶴有想出手的意圖,不知道為什麼,
亘的醋罈子就像浪濤一樣一發不可收拾哩。這罈醋可是影響他一整天的心情,
會導致他處於鬱悶及失神狀態直到美鶴叫醒他為止。

開什麼玩笑,因為他是喜歡美鶴的啊,從確定這份心情開始到窮追猛打的追求,
他們愛情長跑的時間也有四年了,雖然基於現實因素,他們秘密私底下的交往著,
但是始終沒有性別優勢的他,還是不敢確定能不能留住美鶴的心,
所以他會害怕、他會嫉妒,這很正常。

「那麼御門同學就先坐在小村旁邊的空位吧,下學期才會有換座位的抽籤。」

「Lucky!小亘,太棒了!」

「喂……」

阿克高興的勒住了亘的脖子,雖然知道阿克總是用直接的方式來表現他的喜悅,
不過在新同學面前耶,你收斂點好不好!亘心想。

新同學向他們這一排走了過來,看著御門對待其它同學時,笑容從來沒有停過,
應該是個個性很好的人,他好像剛剛不應該那麼小心眼。

「請多多指教。」

亘有些愣住了,御門同學直視著他的眼睛對他說話,但明明是第一次見面,
他此時卻突然覺得對此人有一種熟悉感。

「你好,請多多指教啊!他是三谷亘,我是小村克美,如果有問題的話可以找我們的!」

「小村,想認識新同學的話等下課再說吧,現在要開始上課囉。」

「是!」

班上發出了爆笑聲,因為阿克過度活潑的打著招呼實在太好笑了,
連御門同學都忍不住笑著連說謝謝,一邊坐到了座位上。
老師這樣安排也是不錯的吧,有熱心的阿克在旁邊幫助她,轉學生更能輕鬆的融入班
級裡,亘向御門點了頭示意,那是歡迎的意思。

不過是錯覺嗎,為什麼眼角餘光好像看見美鶴瞪向這邊?

耶──?


※   ※   ※


接著下課時間,阿克果然馬上找新同學搭訕起來……

「我重新自我介紹一次,我叫小村克美,大家都叫我阿克,妳也可以這樣叫我喔,
 妳有沒有什麼喜歡的東西或是興趣啊?」

「喂,喂,太誇張囉,阿克你就這麼急著想對她下手啊。」

「對嘛,御門同學會被你嚇跑的。」


其它對御門有興趣的同學也逐漸聚集過來了,有男生也有女生群,大家都想對御門認
識一番,對她丟出一連串的問題,也不落阿克人後。基本上這個班級的氣氛充滿著友
善與和諧,大家的感情也很不錯,以往學校舉辦的團體比賽,也常常是由他們班的合
作無間奪得冠軍,轉學生能夠轉到這麼棒的班級來,真的是太幸運了。

不過坐在阿克的前面,好像也在人群包圍的範圍之中,他好像應該先離開這裡一下?
反正阿克到時候也會來跟他報告認識御門同學的戰果。

「三谷,陪我去圖書館一下。」

「好!」


喔,美鶴我愛你!小亘興奮的即刻站起衝到美鶴身邊,
主動找他就有理由開脫了,看美鶴手上拿著幾本書,應該是要去還的吧。

和美鶴一起離開喧鬧的教室,前往了圖書館。

芦川美鶴,外表就像洋娃娃一樣非常漂亮,個性又酷,是女生們崇拜喜歡的對象,
而且腦袋非常好,說話時簡潔明瞭又能直接切入重心。
興趣是看書,所以常常可以看見他出沒在圖書館,或是抱著借來的書靜靜的坐在教室
裡看著,亘覺得光是看著美鶴看書的模樣,美得就像一幅圖畫,也很能理解女生們為
什麼喜歡他的原因,是一種像光一樣神聖不可侵犯的氣質啊!不過這樣的美鶴也是他
和小村克美及宮原祐太郎的朋友,四個人一起從同一所小學升上來,並很有緣份的分
到同一個班級,所以就變成了無話不談的四人組。

他們現在是中學二年級,過完今年暑假就要開始準備考高中了……

「那個御門綾……」

還完書的美鶴,走到書架旁開始挑選其它的書,亘只是靠在其它架上看著他挑,
沒想到美鶴開始開口談論起那個轉學生。

「太奇怪了。」

「咦?」


美鶴露出了很不悅的神色,是因為那女孩盯著美鶴瞧的關係嗎?

「看起來應該很好相處吧,雖然在學期末轉進來真的很奇怪沒錯。」

「不,我不是指那個。」

「嗯?……啊!我想起來了,我總覺得見到她好像有一種熟悉感。」

「你也感覺到了?」

「不過我對御門綾這個名字沒什麼印象,應該只是錯覺吧。
 說到奇怪的事,我今天作了不得了的夢!」


亘從口袋裡翻出了那塊真實之鏡,看見鏡子的美鶴表情則是頓時凍結。

「這是……?」

「夢裡面有個天使,她交給我這面鏡子,然後說幻界失衡了……」


美鶴也是去過幻界的人,所以對真實之鏡當然也清楚不過,
雖然他作的夢太不可思議,就算有這面鏡子為證,其它人也不會相信,
所以這種事也只能找美鶴談了,搞不好美鶴也有從天使那收到這面鏡子。

「這是你的夢?然後又收到這面真實之鏡?」

「美鶴沒有嗎?老實說幻界失衡是什麼意思我也搞不懂。」

「沒有。」


果然很奇怪,連美鶴都不知道呢,天使只來到他夢中,告訴他一人而已嗎?
本來以為美鶴也會知道一些線索,如果沒有遇見那個天使的話,
就不知道來龍去脈,也不能一起找答案了。

「喂,三谷。」

咦?為什麼鏡子發光了,周邊怎麼好像一片寂靜?圖書館裡有這麼安靜嗎?

「三谷?」

好像有鳥兒拍翅的聲音?好大聲,好像離這裡很近。
往圖書館的窗外一看,什麼時候窗外的光線變這麼亮了?

「喂。」

窗外好像有個鳥型的陰影,一隻巨大的鳥,朝向這裡飛來,
那鳥的翅膀在光的照耀下呈現顯眼的朱紅色,這生物他看過!

「喂!」

為什麼卡魯拉族會出現在這裡?
不行,不行過來!
這樣會撞上!

不要──!


「亘!」

聽見自己名字的叫喊,就像打破某種東西的衝擊,奇怪?周遭的聲音好像回來了,
美鶴用力抓住亘的手臂,亘的另一隻手就像要抓住什麼東西一樣的伸長,停滯在窗戶
前方,剛剛的景像全部不見了,沒有朱紅色的大鳥也沒有耀眼的光線,圖書館與窗外
的亮度是一致的,怎麼回事,剛剛明明還……

「亘,你怎麼了?」

亘的肩膀被搖晃著,感覺就像是確認他有沒有清醒一樣。

「剛剛鏡子發光…然後窗外有一隻大鳥……」

「你在說什麼?」

「就是朱紅色的巨鳥啊,朝這裡筆直的飛來!」

「你到底在說什麼?」

「咦?」

「我沒看到,你說的鏡子也沒有發光,窗外也沒有任何東西。」

「怎麼可能……?」

「你還好吧,沒有事吧?」


美鶴的表情和話語裡,充滿著擔憂。


※   ※   ※


「我說我沒有事啦!」

小亘喊叫著,但還是被美鶴拖進了保健室,強迫性的躺在床上休息。

「好過份!竟然還對老師說『別聽他亂講,他只是在逞強,剛才還因為貧血暈倒了。』
 根本沒這一回事嘛!」

「嗯,剛才你那個快要昏倒的姿勢還不錯。」

「那是被你用膝蓋頂的!」

「病人就該好好躺在床上休息。」

才剛起身,又馬上被美鶴推回了床上。

會不會太大驚小怪了,明明沒有事,還要佔用保健室的床位,
要是等等有真正需要用到的學生怎麼辦?

「我才不是病人……」

「那就裝吧,不然下課那一點時間,也不夠把你想說的話說完。」

「美鶴你……這是名正言順的翹課理由嗎?」

「可以這麼說。」

「等等,那為什麼是由我裝病啊!」

「你給我躺下。」


美鶴再度把自己壓回了床上,那麼堅持我要躺著是為什麼啊?
掙扎也無效,整個身體都被美鶴壓制住了,有必要那麼誇張嗎?

等一下,這個姿勢……

二人獨處的保健室。

「噗──你幹嘛臉紅?」

想到難為情的事,亘身體就像中了石化魔法一樣僵硬,沒有再反抗,
臉上也迅速的佈滿潮紅。美鶴好像沒有注意到理由,只是因為亘莫名奇妙的臉紅,
看起來很好笑,於是笑著放開了手。

「沒什麼啦……」

自己臉紅的原因很丟臉啊,亘立刻害羞的別過了頭,不敢看著美鶴的眼睛,
不過美鶴本人倒是沒有自覺。

「那就維持這樣說吧。」

美鶴指的是,要自己乖乖躺著的姿勢。

「你在擔心我嗎?」

「沒錯。」

美鶴毫不猶豫的回答,手並伸向了亘的臉頰,溫柔的撫摸著。

「你知道你剛剛在做什麼嗎?」

「嗯?」

「你在圖書館拿出鏡子的時候,臉色突然變得很蒼白,接著神智就像被某種東西奪走一
 樣,一直望著窗外,我不管怎麼叫你都沒回應。」


有這種事嗎?他一直覺得自己一切正常。

「等我拉住你讓你回神的時候,你講著我完全聽不懂的話,你說你看見鏡子發光還有巨
 鳥的事,我是真的沒有看見。」


藉由手的溫暖,亘感覺到了美鶴擔心著自己的情緒,是因為自己的奇怪行為。他終於明
白了,所以為了自己,美鶴不惜找理由翹課,也要好好的問清楚事情的緣由,來為自己
分憂。他好感動,從心底漾出另一種溫暖的感覺,不自禁的露出微笑,將自己的手交疊
至美鶴的手上。

「我沒事的。」

「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沒事的樣子。」


美鶴反手握住了亘的手。

「你是不是…在害怕著什麼?」

「我像是在害怕著什麼嗎?」

「嗯。」

「……可能吧,因為夢裡的天使跟我說,幻界失衡這件事,嚴重的話會影響到現世……
 然後,我剛剛好像真的看到了……」

「看到什麼?」

「那個朱紅色的巨鳥,是幻界的卡魯拉族,他出現在現世裡。」






新聞快報,插撥一則離奇的車禍事故,今日中午○○市有一名行人在車輛號誌綠燈時
衝向了馬路中央,目擊駕駛因為閃避不及而撞上了這名行人,造成車前的擋風玻璃全
碎及留下現場大量的血跡,不過離奇的是,在車禍現場卻完全找不到這名行人的蹤影
。據目擊駕駛所說,他看見此名行人身著奇裝異服,並且惶恐的表情,在撞上這名行
人後,他趕緊下車確認行人的安危,但是他卻看見行人像化成光一樣的消失,只留下
地上的血跡和車輛撞擊到物體的證據。警方不排除此名行人有自殺或是精神異常的傾
向,只是無故消失這點也讓警方傷透腦筋,甚至懷疑這可能是一起靈異事件。




※   ※   ※


那夜,在他真實之鏡裡顯現的,是一片腥紅。

- - - END - - -


創作者介紹

冬涼夏暖的米色貓窩

栩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阿 舞
  • 保健室是好地方(豎指<br />
    這兩個人好棒~!!到了中學美鶴很明顯的看的出來不像以前那樣冷淡了...<br />
    兩個人這樣的感覺好棒(豎指<br />
    阿瑾這篇開頭就讓美鶴在攻方佔有優勢XDD<br />
    其實美鶴攻也不錯的說....(住手!!你這傢伙在想什麼阿!!<br />
    可惡啦~我以後要窩在阿瑾這裡了(打滾
  • 小月
  • 喔喔~好厲害唷ˇˇ<br />
    美鶴攻大好~~(轉)<br />
    阿瑾大要繼續加油!!<br />
    期待期待!
  • Jin0134
  • To 舞<br />
    喔呵呵,到了中學,小亘以往的努力就呈現了呢(咦?)<br />
    中間空白的四年就自由想像吧!最重要是把握現在!(堅持)<br />
    不過寫著寫著美鶴就露出真本事變成攻了‧‧‧<br />
    不嫌棄我的妄想就歡迎窩在這吧>\\\\<<br />
    <br />
    To 月<br />
    我會努力的!!!(握拳)<br />
    每天活在美鶴與小亘的LoveLove裡<br />
    不知不覺也會被幸福感染呢=w=<br />
  • 掃晴琳
  • 嘿嘿=w=ˇ(←整個幸福)<br />
    認真要說感想時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結果只有這兩個字(加上臉)<br />
    雖然有不少自創角色不過設定的很有意思呢~<br />
    很期待可以看到後續啊~^^<br />
    結果還是在小亘臉紅時翻滾了,好糟糕,不過這篇文的美鶴真的可愛多了XD<br />
    <br />
    我也比較喜歡練輔助係呢...: D<br />
    (因為聽說無名有回覆限制,所以另一篇的回文寫一起‧\\\‧)<br />
    一來是因為已經玩順手了,<br />
    二來是因為怪拉+引的很差,之前練過近戰馬上就被直言「你還是不適合走前面」....orz<br />
    不禁想到果然人還是有適合自己的職業呢,果然考試是必要的啊...‧口‧(遠目)<br />
  • 阿瑾
  • To 掃晴琳<br />
    因為幾乎等於架空的劇情,只有部份設定沿用原作(而且還小說動畫混用)<br />
    不過原創角色並不會真正影響到原著角色本身,是為了讓故事順利進行下去的引路者呢。<br />
    我會努力的!(每天都添進度寫的很愉快)<br />
    <br />
    其實無名的回覆限制影響不到我XD<br />
    儘管在那篇文章下面回沒關係!(握)<br />
    <br />
    每次遊戲的性向測驗,我也常常得到是服事或是祭司之類的答案呢囧!<br />
    輔助系真的很棒啊>w</ 選適合自己的職業,遊戲也玩得更愉快XD
  • 綾露
  • 期待您的第二篇(*゚∀゚)
    真的超超超超超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