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刀劍亂舞』出陣角色 By我的本丸

太好了,憋了好久,我終於可以來講講劇情了。
之前一直忍著怕爆雷,只敢講講每天在推特上都搜得到的軍議點心>_<

這就是一部讓みかんば沼民蘇爽的大作喇!
編劇真有你的!感謝世界!感謝末滿健一!
感謝每天都於推特曬自拍照的刀劍男士!
感謝抽到票帶我去現場觀劇的友人!
嗚嗚嗚嗚,這世間充滿了幸福,一定是物吉小天使將幸運帶過來了!

既然轉播也播完了(這次靠自己搶到票的感覺真好)
想想自己這可是三刷啊⋯⋯嗯!但太好看了三刷絕對沒問題的! 

我觀劇的day1,將開場跟閉幕詞的是山姥切,然後隔天去的那場就是江雪
由這點判斷出這開場跟閉幕是照順序來的,在第十三場時順序剛好倒回來了
算了算有總共二十四場,所以最後一天的轉播開場跟閉幕詞是三日月!

好爽啊,我山姥切跟三日月都聽過了,人生完滿。

咳⋯⋯然後我去的那場,剛好也是長谷部開始被牡丹餅整的開頭⋯⋯
嗯⋯⋯山姥切在軍議裡經常是吐槽役,偶爾會發揮他天然呆的一面,超可愛!

這二十四場裡,總共出現四次牡丹餅呢,看看長谷部被大家愛著www (編劇大人壞壞,還在推特辦投票)

懂我的心情了嗎!懂我看完之後就失心瘋衝物販買一堆照片的心情了嗎!!!
我本來還對集換式寫真呈觀望狀態的
但想到まんばちゃん是如此可愛、會動、活生生的、還走到走道上臉看的好清楚超可愛!
嚶~~買買買!

乾,想想好衝動啊⋯⋯不過好幸福啊⋯⋯
看著收齊的三日月跟山姥切,排成了廚廚專用相簿,就好爽啊

>>>廚廚相簿往這走<<<

三日月不斷的追著まんばちゃん跑,然後まんばちゃん罵他臭老頭(聲音可愛)
まんばちゃん煩惱時用著無措的語氣問三日月自己到底該怎麼辦(聲音好萌)
三日月遇到危險時まんばちゃん喊他的名字(聲音好像在喊親愛的)
最後まんばちゃん跟三日月鬥嘴(聲音好甜)

哎呦喂呀~~~

我書櫃的那些本子跟這些內容好有即視感啊⋯⋯編劇好懂⋯⋯
這就是みかんば在みかんば本裡面由不熟到熟的交往模式一字不差啊⋯⋯

聲音太有殺傷力了,誰叫荒牧的聲音是如此甜美(到底是我耳朵作祟還是真是如此我其實也分不清楚)

後來其它友人說我是山姥切迷妹濾鏡沒拔掉,所以感想不值得參考(哭哭)

山姥切⋯⋯超可愛!!!(*≧∇≦*)


這次的舞台劇內容,講述的是有關織田刀與他們前主人信長的故事。
在火燒本能寺那天,謀反的明智光秀與森蘭丸最後的對話在戲幕上演
蘭丸有對主君的忠誠,光秀有自己心中的大義
隨著正史的演進,火焰、殺伐、圍繞著信長而起舞的故事
這一切都成為了宗三心中揮之不去的夢魘,時時刻刻夢到也纏繞使他變得憂鬱⋯⋯

然而藥研在此刻出場了 
他同樣也是織田的刀,不過卻不會像宗三一樣那麼容易想不開
為了不要讓宗三那麼愁眉苦臉,稍微試著開導了一下,藥研說出自己心中的想法,要宗三試著走出來

此時長谷部也從另一頭進入,似乎也是有聽到二個人之間的對話
不過長谷部比較著重在現在的主人上,對於以前主君的事還不如現在的主人重要
所以要他們好好重視現在自己的職責
然後今天的任務下來了,是馬當番與田當番
好好執行工作才是他們身為刀應該要做的

與此同時,三日月宗近,本丸的近侍,似乎鍛到了新刀(鍛新刀的台詞)
燈光打下來,是不動行光的影子。而主人要決定怎麼做呢?開始了故事正式的開頭(進OP)

 

OP刀劍男士全員出場,用殺陣來演示他們的武勇,以及他們獨特的性格
最後由三日月宗近收刀入鞘,刀劍亂舞,正式開始。

開始後,山姥切自報姓名,拉開紙門,進入大概是近侍的房間裏
他左看看、右看看,叫他過來的主人卻沒影,於是他開始了通常運轉的碎碎唸

此時三日月宗近拿著茶盤進來了~

三日月:「山姥切來得正好,剛好有批好茶,來喝吧^^」

山姥切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覺得三日月莫名其妙
平常只喜歡被照顧的他現在跑來服務人超奇怪的 

原來三日月除了帶茶來以外,還要跟他介紹一下今天新來的刀——不動行光

不動行光拿著甜酒,走起路來搖搖晃晃,行為非常隨性,一來就躺在房間的地板上準備睡覺
山姥切與三日月全程安靜目睹這把小短刀的出場
此時已經可見山姥切滿頭的問號向三日月看過去
三日月滿面笑容的點點頭,山姥切問號變更多了(・A・)

山姥切對不動行光的初次印象沒有很好,不過不動也是個自來熟的傢伙
知道山姥切國廣的全名後,立刻幫他取了個まんばちゃん的稱呼方式wwww
(恭喜這個愛稱獲得官方認證!)

山姥切就這樣被委任近侍+照顧新人的工作
雖然山姥切一度想拒絕,說明明有其他更好的人選,例如一期一振
不過三日月說一期一振的話不行,因為一期他是第二部隊的部隊長,現在出陣中

畫面立刻帶到一期哥他們所在的戰場——

接下來就是第二部隊英勇的殺陣演出!

演出中自然的融進了遊戲裡的角色台詞,帥氣的砍殺敵人!
原先是每把刀的獨立殺陣,接下來是江雪+小夜,燭台切+江雪,鯰尾+一期的組合殺陣
配合舞台各種位置的出場與投影效果,要有多帥氣就多帥氣QwQ

打掉最後的敵人後,鯰尾回過神來想起這裡是當時他們被燒刃的場所
鯰尾一度興起現在去拯救的話還來得及挽回念頭,卻被一期哥溫柔阻止

他們的任務是要維護歷史,守護正道
所以不管怎樣,只能相信現在的主人,改變歷史的事是他們萬萬不能做的

之後來會合的鶴丸跟燭台切,來確認大家的狀況
此時江雪帶著負傷的小夜出現了,他們決定立刻回本丸幫小夜治療(燭台切背著小夜離場)

 

接著接到山姥切為不動介紹本丸的各種事項,做為刀劍男士的本分,除了戰鬥以外還有內番的工作~
手一揮就轉到了各種內番的畫面
長谷部馬當番大爆笑ψ(`∇´)ψ

接著不動跟織田的其它刀相遇了!
不動因為一直很在乎自己沒有能保護好主君的緣故,所以認為自己是沒用的刀
又有點自暴自棄的認為所有織田的刀也會因為這點看不起自己
需要喝甜酒來壯膽,用著防禦的態度面對藥研跟宗三
不過藥研跟宗三不把不動的心情當一回事,相處場面上變得有點微妙⋯⋯

而不動初見長谷部時,雖然山姥切跟他介紹長谷部也是織田刀,但不動對長谷部並沒有印象
而不動的態度與散漫個性,似乎也有點惹惱長谷部

 

由於第二部隊歸還了,身為近侍的他要主持軍議,檢討之前出陣的狀況
然後大家最期待的軍議點心來啦~~~牡丹餅!!!

牡丹餅之宴

荒牧切國廣不小心口誤www 在台上差點笑到講不出台詞www

每日的軍議點心都是會變化的!
然而長谷部對牡丹餅產生心理陰影實在太可愛
所以東京千秋樂與大阪千秋樂都應大眾要求端出來喇!
(嚴格說起來牡丹餅是出現四場?大阪千秋樂有二場演出,二場軍議點心都是這個)
 

軍議中,長谷部把偷聽的不動揪出來
然後不動因為對戰場感興趣,一直想要出陣或遠征來見以前的主人,引發了大家的討論
原來山姥切忘記告訴他,刀劍男士必須守護歷史,不可以對歷史做任何改動
所以見以前主人的行為,甚至有想要改變歷史的想法,都是不允許的

長谷部嚴厲斥責山姥切後,覺得會議開不下去就離場了
不動似乎覺得長谷部是在針對自己卻遷怒まんばちゃん很不爽所以追過去理論
一期哥因為在意小夜的情況所以也先行離開
剩下覺得自己工作沒做好,感到很低落的山姥切,以及安慰他的鶴丸與三日月

 

接下來就是安靜休養的小夜,與擔心小夜傷勢的左文字兄弟,還有幫忙看護的藥研跟鯰尾
一期哥此時過來察看情況,雖然小夜已經只要睡一覺就可以恢復了
但江雪卻因為小夜保護了自己很自責⋯⋯甚至希望受傷的人是自己就好了

然而一期一振告訴他,你會有這樣的想法,而小夜也是會有同樣的想法
如果立場轉換成你受傷,小夜也是會感到難過的,請好好保重自己別讓小夜擔心
之後一期哥把藥研跟鯰尾帶走,留下左文字兄弟團聚

小夜是一把因為母親被殺害,所以兒子為了復仇,用來把兇手也給殺害的刀
(兇手持有的小夜剛好用來指認,兒子才終於確定這就是兇手而進行復仇)
於是受到這樣前主人的影響,小夜的內心也充滿了復仇的念頭

宗三在一旁露出了哀傷的表情,因為他也因為織田信長的影響,而活的很不自由

江雪對宗三說,別露出這樣的表情,小夜會感到擔心的
雖然我也並不是要求你露出笑容,但至少在小夜面前,擺出哥哥應有的表情

 

接著轉到了森蘭丸剛從主君那獲得「不動行光」的那時刻
森蘭丸跑跑跳跳超開心,然後遇到了明智光秀
明智知道森蘭丸獲得不動行光後,露出驚訝的神色,也埋下了不安的引信⋯⋯
(有一說是明智光秀因為受不到織田信長的重用,才進行謀反)

不過這段重點是在不動行光在跟本丸的其他刀強制推銷自己的故事
他抓了鯰尾跟小夜當聽眾,說得超來勁~

然後長谷部過來關心小夜的情況,看到不動大白天散漫的模樣又忍不住開始說教
但此時不動卻一反常態,原來是他從鯰尾那邊知道了長谷部名字的由來
然後也知道長谷部對此不是很滿意,像抓到了長谷部把柄似的開始諷刺他

長谷部跟不動吵著吵著就快要打起來,藥研跟宗三也趕來勸架
不動一直堅持讚美信長公的好,結果長谷部大爆發怒罵起信長
在旁本來只是勸架的宗三,突然一拳就把長谷部KO打倒在地⋯⋯(全場安靜)

宗三:「阿勒⋯⋯我為什麼⋯⋯」(自己的身體突然動了)

長谷部笑得悽厲的緩緩站起⋯⋯

長谷部:「哈哈哈哈哈⋯⋯真是滑稽啊,藥研、宗三⋯⋯我們一直活在信長的陰影之下⋯⋯」

宗三受不了刺激逃離現場,藥研追上去><

 

山姥切面露苦色的出場了,覺得因為自己能力不足的緣故,本丸的氣氛才那麼糟
後面悠哉喝茶的三日月語氣輕鬆的說著

三日月:「不會啊?你是初期刀呢,實力也很足夠的。」

山姥切開始說起舊事,以前擔任部隊長出陣,也是沒判斷好形勢強制行軍害同伴受傷

三日月:「可是平安回來了啊?」

總之為了織田刀們的衝突,山姥切相當困擾。

 

鶴丸:「你的困擾,我聽到喇!」

鶴丸跟燭台切帥氣登場。

鶴丸:「我,鶴丸國永,有個好點子!」

鶴丸與燭台切面帶笑容走到台前~

 

這個點子就是紅白大對決!
由山姥切當白組隊長(成員:不動、長谷部、宗三、藥研、鶴丸)
以及紅組由三日月當隊長(成員:一期、鯰尾、燭台切、小夜、江雪)

二隊在竹林裡進行對戰,因應各種情況,增進彼此實力!
長谷部原先相當反對,不過三日月卻用主命來壓他XD

開始對決後,才剛開始,長谷部、宗三、藥研、不動就有點意見不合的吵起來了
山姥切趕緊出來調停,不過隊員們自顧自的解散自我行事,完全沒有一個隊伍該集合起來的向心力

 

正當山姥切苦惱這個情況的時候三日月出現了,山姥切馬上向他抱怨這個計劃真的能成功嗎?
沒想到三日月卻突襲揮刀過來——

山姥切:「你幹嘛?我沒要跟你打啊???」

三日月:「原來如此,是我搞錯了啊^^」

⋯⋯!(再度偷襲)

山姥切:「この……くそじじい!

山姥切想擺脫他而跑掉,而三日月看起來玩心大起的追上去^^

 

再來是鶴丸與小夜、江雪一對二的殺陣!鶴丸一人與二人對打真是帥爆了!
小夜開始超靈活的與鶴丸對陣,後來江雪出來幫手稍微能抗衡不至於一面倒
看起來鶴丸的等級應該也不低,很多時候都挺厲害的!

然後轉換戰場,宗三衝出,結果長谷部正要出來時才發現那是自己的隊友而收了刀
宗三由於之前自己揍了長谷部一拳的事情而道歉,而且對於信長的事,宗三自己其實也有很多話想告訴長谷部⋯⋯

就在此時!一期哥與鯰尾出場把長谷部與宗三包餃子了
現在可是訓練中~不是聊天的時候喔!

二對二正打的激烈時,燭台切也出來變成了三對二的局面
此時藥研更適時的出場,達成平衡三對三,戰得不分上下

但打刀跟太刀對戰,似乎還是有點弱勢,此時好像可以看到長谷部對戰燭台切略處下風

然而打的正激烈,不動卻突然跳出來打亂了平衡
由於不動跟其他隊員的嫌隙還在,所以並沒有辦法成為四對三戰鬥裡的助力
反而更像是個阻礙,讓隊友無法發揮手腳。

而不動也注意到了長谷部對上燭台切的弱勢,開始諷刺起長谷部
最後連其他人都看不下去出來勸阻
果不其然,長谷部正式火大了,跟原本就看不爽的不動正式鬧翻

紅白對抗(副標題:和好大作戰)正式宣告失敗!

身為近侍的山姥切,看到原本的和好作戰不但失敗,還使得情況惡化,情緒變得更低落的離開了⋯⋯
三日月見狀追了上去,而主催企劃的鶴丸,也沒有想到會變成這樣,無奈的感嘆完後離場。

 

在美麗的月夜裡,山姥切獨自一人坐下抱膝心情低落著⋯⋯

然而三日月,帶著一壺酒,二個酒杯,明顯有意圖的接近了

這個本丸的三日月,總是給人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相較於刀音爺以劍來傳達用言語無法表達的訊息,且不直接告訴苦惱者答案
要對方自己多去想想找出自己的答案

刀舞爺選擇用更有耐心,更溫柔的方式一步步循序指導,告訴山姥切你是做得到的
不需要一開始就否定自己,而且我一直有在看著你的表現

這樣的三日月給人一種很深的信賴感
所以我想當初三日月才會長久的擔任這個本丸的近侍,對本丸的每把刀都瞭解至深
甚至我也懷疑,讓山姥切擔任近侍照顧不動行光,也許也是三日月向主人提出的主意

這個本丸的刀劍相處方式非常的和諧,會在軍議時彼此打鬧玩笑餵吃點心(???)
會在彼此內番作業或是做遠征時互相打招呼道聲辛苦了
會在遇到難題時馬上找到本丸裡可以勝任這項難題的對象
看到本丸裡誰遇到困難時馬上來幫忙想解決方法

然後,山姥切遇到不知道該怎麼辦時,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三日月

這種出自於自然的關心,不是各自畫小圈圈的相處
看到同伴處不和諧就彷彿自己心中也有根刺,沒辦法放置不管
應該是深植在這個本丸每把刀的行動原則
這個本丸的審神者是個很棒的審神者
刀劍們深深信賴著他,並且互相信賴著同伴,有問題就會找方法解決⋯⋯

扯遠了⋯⋯

總之,三日月帶著酒杯向山姥切接近了
輕輕無聲的靠近,在山姥切抬起頭時溫柔笑著遞給他一個酒杯
山姥切有些猶豫的緩緩接下,三日月再替他斟上酒水,也替自己斟上
在山姥切身邊很自然的坐下,舉杯一敬,對著夜晚那空中無比美麗的月亮一飲

把酒之後,什麼話都能說開了。
山姥切知道三日月願意聽自己傾聽煩惱,而三日月此時出現在這也是為了自己
他難得放下對於自己能力的懷疑,開始去探討問題的本質⋯⋯

山姥切:「吶,三日月,為什麼我們明明是物品,卻擁有心呢?」

如果不是因為心上的魔障糾纏著,那麼那些織田刀,也就不會因為彼此的信念不合而鬧得如此不愉快了。

三日月:「也因爲是物品,所以才會被賦予心吧。」(印象是類似這樣的回答)

此處應有月亮⋯⋯喔不是,是三日月問山姥切,你覺得那天上的月亮看起來如何?
山姥切沈思了一會兒,坦然地說出他的感想,覺得月亮很美麗。
三日月說著,在你那麼想的同時,美麗這份感情,就被賦予在月亮的心上
倘若他像付喪神一樣被顯現,那麼就會成爲美麗的傢伙了吧(大概是這樣的內容)

我自己解釋為,就像他們這些刀劍男士被賦予各種性格的原因
就像小夜是因為主人有復仇之心,才被賦予了復仇的性格
而宗三也是因為魔王的影響,而變得鬱鬱寡歡
三日月以月若化為付喪神,來解釋付喪神的成因
任何物品都是因為人的感情而有了心

三日月:「你也是很美麗啊^^」

三日月冷不防使出把咩手段,山姥切愣住,卡殼,害羞的拉下布,你這天下五劍說什麼醉話⋯⋯

三日月:「欸,是主人說的^^」

三日月使出不要臉我是聽別人說的試圖轉移焦點,不過別裝惹,還是改變不了你想把咩的事實!!

總之,三日月開導山姥切,就照你自己原本的模樣,用你自己的心去對應那些同伴
暗示山姥切本身就有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法,要相信自己的能力⋯⋯之類的,大概吧(心虛)

原文就像小說一樣^^ 
我被塞滿了みかんば糖~~

-----【2016/05/31補充】
有了下載版後,很多對話都能再聽得更清楚一點。
此處三日月告訴他:「你就像主人對你賦予的期待,賦予你美麗的心,就像照耀著那月亮的太陽一樣來應對即可。」
原文:あの月を照らす陽の光のように

怎樣,意境很美對吧!
雖然月應指的是本丸,太陽指的是近侍的職責
但みかんば濾鏡總是會不小心看成月=三日月,太陽=山姥切......
你們知道的,本子裡都這樣寫( 艸)
-----

 

接下來十二振刀劍男士接到了集合命令,由近侍負責報告審神者命令的內容
他們即將前往本能寺,阻止歷史修正主義者的陰謀。

然後山姥切打開隊伍組成表一看,一時愣住
同伴們關心發生了什麼事

山姥切:「我真的搞不懂主人的想法了⋯⋯」

在場集合的全員,二隊,十二振,同時出陣!

 

本能寺之變的前一晚,明智光秀出席了茶會
負責偵察的小夜跟鯰尾趕感到不對勁
由於這時候明智應該為了策劃謀反不在這個地方,但人現在卻在這裡
二人為了將這異常狀況報告給部隊,回到本陣

然而報告到一半時,山姥切慌張闖入,因為不動行光擅自行動不見了
所有人急忙站起,開始幫忙找尋亂跑的新人

 

不動行光因為想見原主人,所以想去本能寺,然而最後即時找到不動的是宗三
不動乾脆就邀請宗三趁著這個機會一起回去偷看一下原主人,宗三卻露出複雜的表情

不動不明白宗三的那種複雜心情,只好仔細的看著宗三

突然他就好像找到新大陸一樣,對著宗三說「你很美麗嘛!」
惹得宗三腦袋一陣空白「哈?」

不動:「我因為是沒用的刀,沒辦法像其它織田刀一樣厲害,但你不一樣,是因為你是很美麗的刀的緣故吧。」

說完後,宗三卻拔出了刀,不動正緊張著宗三是否要用物理方式把他帶回去

宗三:「並不是」

原來時間遡行軍將他們包餃子了。

不動跟宗三進入了二對多苦戰
藥研跟長谷部適時加入殺陣,跟時間遡行軍戰成一團。
不動大概因為等級太低被打倒在地,其他人也陷入了危機

此時森蘭丸出現了,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但是時間遡行軍一看到是森蘭丸,卻非常奇怪的全部撤退了
留下藥研跟宗三、長谷部與倒在地上的不動行光。

眼看需要警戒的事物已離去,森蘭丸對不動行光伸出手,想要扶他起來⋯⋯
不動原本是一臉不敢置信,還愣愣的模樣,等到慢慢的伸出手被扶起來
經過了一小段時間回神過來,確定眼前的是原主人,他高興的撲上去抱住森蘭丸轉圈圈ヾ(*´∀`*)ノ

在不動一股腦的興奮中,差點要爆出自己身為刀劍男士的秘密,即時被藥研阻止
大夥趕緊地找了個藉口準備離開,長谷部要把不動架走
卻料不到森蘭丸突然出口喊了一句主上大人

大夥同時愣住。

森蘭丸有點害羞表示,不知道為什麼,看見他們就有種見到他的主上——織田信長的感覺
明明不是主上,卻這樣喊了他們感到很抱歉

然而宗三卻開口問了森蘭丸一句「對你而言,信長是什麼?」

森蘭丸本來應該要回答,卻很奇怪的無法說出口

大夥並沒有要逼蘭丸說出答案,也只是趕快又找個藉口走了
走在最後的藥研,輕聲的對蘭丸說著,雖然本意沒有想要見到你,但見到真是太好了⋯⋯

 

被抓回本陣的不動行光,被長谷部抓著非常不爽拼命掙扎
然後他們的隊長山姥切非常憤怒的走進來
對於不動亂跑的擅自行動準備要教訓他(還罵他你這這打咩的刀XD)

不動在山姥切面前不知道為什麼就變得非常乖(大概是因為山姥切曾照顧他的關係吧)
似乎也做好了被教訓的準備⋯⋯但山姥切卻突然止住了自己的行為
想起了三日月曾經對他說過的話:要用心去對待同伴⋯⋯

 

山姥切開始說起了自己的來歷
他是被足利城主長尾顯長所依賴打造的打刀,是山姥切的仿制品
但是,他並不是假貨,是國廣的第一傑作,這是他身為山姥切國廣的驕傲
但同時又被自己是仿製品的事實困擾著

這有點跟不動行光的境遇相似
山姥切似乎能夠理解不動行光認為自己是無用的刀的感受
(不動行光因為沒有能好好保護主人而自卑)

山姥切自己本身就能理解不動的心情
所以三日月才會對他說,用自己的心來去面對目前不動心中解不開的結即可
(不動與織田刀的衝突也是如此,由於不動對於自己的自卑所致,讓他自己築起了對織田刀相處的一道牆)

山姥切與不動相處幾度卡殼也是這樣
看見不動就像是看到自己的模樣,自己的盲點所在
明知道鑽牛角尖不可行,自己卻也做過跟不動同樣的行為
在檢討不動行光的不是之時,其實也是在檢討山姥切自己本身⋯⋯

不動其實也是讀得懂空氣的,他在意著まんばちゃん的安靜
也有點驚訝まんばちゃん竟然自揭瘡疤,來與他好好說話
而不是像長谷部那樣只會嚴厲教訓他
這裡他已經知道自己錯誤的地方,決定好好聽まんばちゃん的話不要再給大家帶來麻煩

不動行光回歸本隊,而時間已經越來越接近⋯⋯

 

森蘭丸手拿著一株繡球(似乎是裝飾用花),有點失落的模樣
明智光秀走了過來,問了蘭丸怎麼回事

似乎是這裡的椿花因為不吉利,不被武將們喜歡
但是蘭丸自己並不討厭椿花,所以感到心情複雜

明智告訴他,討厭花的人是不存在的⋯⋯不知還能再看幾次椿花盛開?

蘭丸「再多看幾十次也沒問題!」

光秀「和年輕的你不一樣,我已經老了沒那麼多時日,能看椿花再開的次數也有限啊」

蘭丸「請問信長大人對於你來講是什麼呢?」

蘭丸突然的問題使明智光秀一震,謹慎小心的問他,為何這麼問?

蘭丸「先前遇到的人這麼問著我,但我卻無法很快回答出來⋯⋯本不應該如此的⋯⋯」

明智巧妙避開了回答,告訴蘭丸,你只要遵從你的心,好好效忠主上即可,不需要多餘的去煩惱什麼。

 

然而夜晚,明智卻佈好了兵力,已經準備舉起謀反的大旗⋯⋯
前來偵查的小夜跟鯰尾,確定一切都會照原來的歷史進行,回到本陣報告

本能寺之變,為防止敵人搞鬼,刀劍男士們準備出陣

 

謀反的大旗舉起,本能寺開始燃燒,一切都回到開場的戰爭畫面,蘭丸被士兵夾擊陷入苦戰⋯⋯

就在蘭丸要被士兵們殺死的那刻,時間遡行軍竟然殺死了那些士兵,救下了森蘭丸

蘭丸感到一頭霧水,但是自己因為被救下還活著
還活著,就可以救主上,於是森蘭丸秉持著救主上的信念,再度站起,前往主上的身邊

而後趕到的刀劍男士,發現應該死於此處的森蘭丸竟然不見人影
而這裡卻死了不該死的士兵,感覺到大概是時間遡行軍的作為

雖然很殘酷,但為了要守護歷史,他們得去讓森蘭丸回歸歷史正道才行,於是拔刀出征


燃燒的本能寺,森蘭丸就如同開頭演出一樣遭遇了明智光秀
森蘭丸想要保護主君,而明智光秀有自己的大義,他們註定成為對立的敵人⋯⋯
就在明智與蘭丸對打,處於弱勢之時
刀劍男士適時的出現,保護了明智光秀,準備斬殺森蘭丸
這時時間遡行軍也出現了,開始進行混亂的殺陣

然而要手刃前主人,對於不動行光來說實在太過於殘酷了⋯⋯
他最後還是無法接受前主人要被殺死的結局
一邊抵抗著時間遡行軍,一邊阻止著同伴殺他
拼命勸組著蘭丸住手,但蘭丸聽不進去

森蘭丸又逃走了,不動行光也追上,大夥解決眼前的敵人後也趕緊追過去

然而森蘭丸因受了傷,幾乎是匍匐著前進
不動行光忍不住上去攙扶,勸阻森蘭丸不要再前進,不然真的會死在這裡
然而一心只剩下拯救主上念頭的森蘭丸,視不動為阻礙,想要斬殺他

在危機一刻,宗三出現搶先將森蘭丸斬殺⋯⋯救下不動行光⋯⋯

 

森蘭丸最後倒在宗三的懷裡,而宗三左文字露出的表情,卻讓臨死前的森蘭丸疑惑了......

蘭丸:「為什麼你要露出這樣悲傷的表情呢?你們不是正在做自己該做的事嗎?」

森蘭丸用殘存氣息一邊痛苦的說著
他與這些人有一面之緣,只感覺他們跟主上的氣息很相似,卻又不知道他們的來歷
只知道在這種時刻,他們好像要讓自己死在這裡......

雖然這群人好像要殺自己,但是眼前這個跟主上感覺相似的人
卻露出了非常悲傷的表情,想必他們一定有一些自己的原因吧......

然後想起了這個人之前問過自己的那番話『信長對自己而言,究竟是什麼?』

蘭丸:「並不單單只是奉侍的主君,而是因為很喜歡織田信長這個人,所以想要守護他......卻無法做到......好不甘心啊......」

森蘭丸說出他最後的答案,緩緩在宗三左文字的懷中斷了氣......

 

刀劍男士們完成了第一階段的目標,讓應該死在這裡的人迎接了死亡──
但對於不動行光來說,森蘭丸是他的主人,即使知道必須如此
但是親眼看見主人的終末,還是對他造成過大的打擊......

似乎被森蘭丸的遺言所觸動,他哭吼著站起......

山姥切:「你要去哪裡?」

山姥切出聲吼住了他
不過不動行光卻只能看著他悲傷的說著

不動:「まんばちゃん,對不起⋯⋯我果然還是無用的刀!」

接著他奔跑離去──他想要繼承森蘭丸的遺願去守護主君。

這裡他向山姥切道歉,讓我很有感觸⋯⋯   
因為他對不起山姥切對他的信任與照顧,不動行光是一把很有感情的刀
所以他在同伴的信任與前主人的願望間進行艱難的抉擇,最後只能哭著向山姥切道歉
因為自己實在無法做到袖手旁觀,無法承受改變歷史就可以解除這份痛苦的誘惑
所以他下了背叛同伴的決定。

劇本太殘忍啦~森蘭丸那麼可愛,然後要他的刀自己去見證前主人的死亡
還有再一次體認到前主人無法保護主上的苦楚⋯⋯
這是刻在他心中的,認為自己是無用的刀的最大原因
也是因為主人的這份不甘,才產生了不動行光這樣的付喪神

宗三身為織田之刀,也最能瞭解不動的心情,所以想要追上不動,阻止他做出傻事
其它的刀劍男士,集體擺出戰鬥架勢,要為宗三開路

接下來就是精彩的殺陣,每把刀都展示出自己的特性與性格,激烈的與敵人對戰
場面刺激緊張,毫無喘息的空間——而許多遊戲經典台詞(例如戰鬥揮刃、譽的宣言等)
也在這裡配合的恰到好處。

在輪到三日月宗近展示自己刀刃的時候
他被大量的敵刀包圍,且戰且退,雖然還不至於輸
但實在是敵人太多了,最後不幸被敵人所傷

三日月:「哈哈哈⋯⋯哎呀,現在不是笑的時候啦⋯⋯」

山姥切:「三日月!

山姥切見狀趕緊前來協助,與三日月背靠背面對滿場的敵軍⋯⋯

山姥切:「你一個人是逞什麼強」
山姥切:「說什麼成為照亮月亮的陽光,強人所難。」

面對前來支援的山姥切,三日月笑了

三日月:「哼嗯⋯⋯你果然就是我的太陽啊——」
三日月:「這還真是個灰濛的太陽啊。」

三日月感嘆似的說著,接著他們日月雙璧,舞動優美的刀姿,擊退所有敵軍。

((((超自然震動))))<<<<<懂的人懂。

-----【2016/05/31補充】
果然裝了みかんば濾鏡之後,什麼詞語都自動轉換了......
錯誤台詞已更正,對不起大家( 艸)

山姥切說著三日月對他寄予的期望太過頭了
不過呢,三日月當然還是認為他做得很好,只是自卑的性格一時半刻改不掉www
煤けた太陽,稍微有點缺陷,不過仍然不改其本質
損了一下山姥切,二人背對背相視而笑,舞起劍退敵
-----

 

明智光秀在火海中著急的找著織田信長,他必須手刃信長才能完成他的大義
不動此時出現了,把明智光秀打退,不能讓明智去見到信長,才能守護主君......

宗三趕到阻止了不動的行動,以肉身擋刀,保護了明智光秀......

不動:「為什麼呀?你不也是織田的刀嗎?你能眼睜睜看著信長死掉嗎?為什麼要阻止我呀!」

不動行光哭喊著問宗三,他知道自己傷害了同伴,但他不解明明宗三應該懂他的心情,為什麼要這樣來阻止自己。

此時長谷部與藥研也即時趕到,看到這樣的場面,長谷部直覺上前要斬了不動,卻被宗三出聲阻止。

宗三:「就是因為是織田的刀,才必須如此!歷史就是歷史,唯有讓歷史回歸正道,信長才會是信長,森蘭丸才會是森蘭丸。」

不動維持著要對明智光秀下手的姿勢,呆愣住了──

不動:「藥研,你也這樣想嗎?」

不動無助的問著其他的織田刀,他們也是信長的刀,難道能夠接受這樣的史實嗎?

不動:「長谷部,告訴我呀──」

雖然平時與長谷部爭鋒相對,但是他卻在這時候詢問,明明一定會告訴他標準答案的長谷部──

長谷部:「你自己的答案,應該問你自己。」

不料長谷部這時卻這樣回答。

 

光秀:「怎麼了?小子,動手啊。」

明智光秀看著這一切,眼神銳利的看著面前的不動行光,要他做出抉擇──

不動行光的幾番掙扎,他眼中盈滿淚水
他是森蘭丸的刀,是織田信長下賜給他最疼愛屬下的刀,生來就要有守護主君的使命

如果不在這裡斬了明智光秀,信長就會因此死去,就無法完成森蘭丸保護主君的願望

但是,歷史就是歷史──

不動行光下手未果,他大哭著──

他其實知道什麼才真正是對的,但是心裡無法接受,才做這些愚蠢的舉動
卻又在這最後關頭遲疑,他無法真正對明智光秀下手......

他是刀劍男士,為了守護歷史而誕生的刀──

不動:「我果然,還是沒用的刀呀!」

不動行光大哭著跪下,他無法改變自己是無法守護主君之刀的事實
因為這就是歷史。雖然滿心的不願意承認,還曾一度想要改變,但是改變是不行的
他得做回身為沒用的刀的自己

 

不動行光做出了抉擇──

在大火中,在遠方,在他們無法觸及的地方,織田信長的身影在紅色的火海中出現──

 

他們一同看著,看著信長拔出自己手中的刀,已經做下了最終的決定。

隨著血花噴灑,本能寺之變的歷史被完成

他們安靜的在火海中看著信長自刃,現在應該迎接死亡的人,已經迎接了他們的歷史。

不動行光哭著,他最後還是沒有能保護信長

 

然而他們能鬆懈的時間沒有太久
沒想到火海之中時間遡行軍再度出現,並對他們舉刀相向

原來信長一死,他們的任務無法完成,所以瞬間改變了意圖
他們要藉由殺掉明智光秀來改變歷史──

大夥立刻舉起手中的刀,即使是不動,再怎麼不甘心,也知道
現在要做的是,保護明智光秀──即使剛才明智是他一度想要殺的人

藥研撿起了明智光秀的佩刀,要他自己的生命自己救
大夥投入殺陣,迎擊最後敵人──

所有的刀劍男士也出場,要把本能寺之變最後的敵人給斬盡
他們如同跳舞一般,緩慢流暢迎擊敵人的刀姿,正顯示了他們的英勇

 

織田刀全員爆真劍,全場尖叫(///▽///)

 

在斬盡所有敵人後,剩下了刀劍男士們,以及明智光秀......
明智光秀神情茫然,不太懂眼前的人到底想幹什麼
而信長一死,他本來的目地也完成了
現在卻像迷失了一般,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了

不動行光看了大為光火,揪住明智光秀的領子
大罵著你應該要去完成你的大義,去統一天下,不要在這裡發呆!
(雖然懂歷史的人大概會想到,明智之後沒多久就會被豐臣剿滅,沒有多少日子了wwww)

這是完成了歷史的刀劍男士們最後的希望,讓歷史人物走上正軌
即使充滿感情的這些刀,在面對前主人時還是會有所猶豫,但這也是他們的本份與宿命

在最後的火燄中,本能寺倒塌了──他們的任務結束了。

 

近侍山姥切國廣跟主上進行了出陣的結果報告,將以上發生的事完整描述一遍

報告完畢後,山姥切在離開之前,突然回頭跟審神者說了一句

山姥切:「對了,別再說我美麗......」轉身加速離開XDDD

 

三日月坐在邊上喝茶,看到山姥切報告完過來跟他寒喧了一番
在這寒喧的過程中長谷部帶著不動行光經過
不動很開心的表示自己終於也要做內番了~感到有點興奮
長谷部一邊唸他,一邊與他走去馬廄

看著他們離開,山姥切默默跟三日月說
他好像有點懂審神者這次命令的用意了

三日月:「喔?是什麼呢?」

山姥切:「是為了變得更強

............ (´▽`)
(堀川腦筋兄弟蓋章)

三日月微笑完後,緩緩走過山姥切身邊
說著看著你有如此想法就好了,看來以後就算我不在這個本丸,也沒有問題了

(靠靠靠,呸呸呸,三日月宗近你插什麼旗阿!!!!)

山姥切一聽當然反駁囉,什麼你不在也沒有問題,這個本丸當然需要你!

不過此時鶴丸老早從後面偷偷出現,還跟三日月打pass配合
這個人就趁山姥切正專注跟三日月談話時──

鶴丸:「嘿!有空隙!(膝蓋嚇一跳)

正在山姥切要對鶴丸整他的事發火時,燭台切帥氣駕到~~~

接下來要辦慰勞的宴會囉!
點心是一口大小可以食用的牡丹餅~~(軍議時間的太大塊了所以切小)
來來~趕快來吃吧!

此時其他的刀劍男士也因熱鬧而出現
小夜還問著這個牡丹餅是要對誰復仇嗎?
燭台切速答「不會進行復仇喔~」

鶴丸纏著山姥切一直問牡丹餅之宴到底是什麼
山姥切喊著你好煩呀別再提那個了一邊離場......

三日月宗近看著大夥氣氛如此愉快

三日月:「嗯,甚好甚好」

 

場景轉到宗三左文字,由於本能寺之變的事件告一段落
宗三是這次表現最為亮眼的一振,拿到了『譽』,藥研前來恭喜他──

宗三卻表現的有些憂鬱,藥研詢問他怎麼了
宗三說他到最後還是不解信長到底在想什麼......

藥研:「我呀,感覺到信長他是在對我們說,我要去完成我自己的歷史了,你們也去完成屬於你們自己的歷史吧!」

宗三:「真是自我的解釋呢」

藥研:「但這樣想不是很好嗎^^」

 

不過二人才正聊到一半,山姥切慌忙的衝進來──

山姥切:「主人有新的命令了」

鶴丸好難過,像老頭子一樣的把刀當拐杖一樣走進來──

鶴丸:「嗚嗚,宴會取消了,要去合戰場......」

藥研:「出陣了!

大夥整裝待發──

 

─閉幕─

 

他們是刀劍男士,在2205年,對了對抗歷史修正主義者,保護原本的歷史的存在。
他們穿越時空,回到過去的年代,與審神者一同──刀劍亂舞!

閉幕曲是非常漂亮的傘舞,刀劍男士們持有寫著自己名字的傘,緩慢旋轉,讓出場角色一個個回禮,感謝大家觀看所有的演出。

>>>來源<<<

 

有去看劇真的太好了,還能連刷那麼多場真是太幸福了   
看完劇有心得感想的朋友,請記得在5/31前去回覆感想喔~
【舞台『刀剣乱舞』 観劇アンケート】
聽說在這裡可以許願DVD想收錄什麼內容......嗯......^^

我個人的話,一定是許願5/8夜的軍議時間
那場的點心是「一個だけ辛子入りシュークリーム
中獎的是誰呢~~嘿嘿,聽說超有趣喔!

每一個場次的軍議時間都會有所變化,真想要所有軍議時間都被收錄阿~~
嗯,如果能收錄就太好了TwT

其實就算刷了三場......劇情還是有點記憶模糊呀><
老了記憶真是不好使,一邊打著好像覺得哪裡有點不對,一邊改改改~

台詞部份也只能打個大概
總之大概也許說不定就是那個意思,自我解讀的成份也偏多~
然後特別偏心爆衝小短刀不動行光的一舉一動,覺得他從出場開始就特別可愛
雖然稱自己是沒用的刀,但是又不會像山姥切的自卑一樣那麼鬱卒,相反的非常有活力
是會開心放聲大笑展現自己情緒的類型。

明明是自卑,卻自卑得很有個性,是不動行光的魅力之一吧XD

 

這次的舞台劇,完整呈現了這些刀劍男士帶有心的成因
各種事皆是以「」為主題,去探討他們各自的行動與抉擇

在織田刀的心中,信長到底是什麼模樣?也成就了他們的個性

而在森蘭丸與明智光秀的心中,信長又是代表什麼意義呢?也成就了他們選擇的道路

森蘭丸是因為打從心底的崇拜而想守護
明智光秀是因為不受重用的不得志而燃起了謀反的火燄
明明都是侍奉同一個主君,卻在感情上有明顯的不同

明智光秀心中大概是羨慕森蘭丸的
保有那份純真與乾淨,一心一意的只向著自己崇拜的那人
但他自己卻不一樣,因為看透了人生百態,瞭解到現實並沒有想像中美好
在他的眼中如果不除去信長這個障礙,他面前便無未來的存在

不動行光是如此純粹,但身為刀劍男士,總要有跨越這份天真,去面對現實的時候
這次的故事帶領他認清了殘酷的現實
由於他是因歷史而生,歷史在他心上造成的悔恨就是沒有成功守護主君
所以他認為自己是無用的刀

但是他如果要選擇繼續當刀劍男士,那他必須把自己的悔恨吞下、跨越
悔恨已造成,不可以再有改變,否則他就會變成時間遡行軍了......

 

最近刀劍亂舞開放了「極」
我本丸的亂醬在修行之後,有了成長,重回到我的身邊來
並且說自己是「我的刀」,而不再提起過去的主人了

我想這些刀劍男士,若真正想要改變自己
那就努力到達「極」的境界,成為審神者的刀吧!
如此一來就不會再被過去所束縛 

他們只能朝未來前進,而不能一直困於過去

 

最後再來一句......我的山姥切國廣,真是太可愛了!!!( ^ω^)

感謝世界!

 

=====

噗浪MEMO:劇透+感想(2016-05-20)

這個感想大概1萬3千字.....(抹臉)

, , , , ,

栩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